发达国家应负起更多减排责任

  • 中国经济转型研究中心
  • |
  • 更新:

北京工业大学中国经济转型研究中心

发表于参考消息 2009123日 第十二版

2009127日至18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5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5次缔约方会议将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自从1995年在柏林举行的第一次气候变化峰会,气候变化峰会已经成为气候变化以及相关问题的最重要的国际谈判平台。众多专家认为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至少在一定程度是限制全球气候变暖的最后机会。

各方立场严重不同

最近,笔者作为中国学者出席了联合国环境总署召开的“绿色经济报告”专家组会议和SCP(可持续消费与生产)专家会议。感到国际社会存在一个普遍共识,即是全球气候变暖是由于人类不可持续的消费和生产活动造成的,必须通过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进行控制。去年八国集团以及新兴经济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巴西、墨西哥同意全球平均气温增长不应该超过2度。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到2050年为止,把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排放量的基础上减少一半是十分必要的。据推算,美国的减排仅相当于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4%,与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40%的减排要求相去甚远。目前各国意见分歧较大,立场并不一致,可能难就减碳新目标等议题达成共识。

作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的立场更倾向于重视国内的政治意向与失业率。鉴于明年的美国中期选举,奥巴马将不会推动有约束力的减排政策,因为通常来说降低失业率和提升工作安全保障才是每次选举所关心的焦点。中国认为全球变暖关系到人类的生存和所有国家的发展,在这个问题上需要合作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中国实行自己的国家气候变化方案,来抵御气候变化。中国要求发达国家2020年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排40%,要求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提供包括科技转化、科技、金融方面的支持来确保发展中国家的健康可持续的发展。中国将会在哥本哈根峰会上提出三个具体的要求。第一,要求发达国家制定明确的量化减排目标。第二,要求建立有效的机制安排,以确保发达国家切实兑现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转让和能力建设支持的承诺。第三,发展中国家在得到发达国家技术、资金和能力建设支持的情况下,在可持续发展框架下根据本国国情采取适当的适应和减缓行动。很显然,中美之间还需要就达成共识进行进一步谈判。

欧盟的立场较为中立,欧盟为发达国家制定了相关责任,即是领导应对全球变暖同时在金融和技术手段上支持发展中国家。欧盟意识到发展中国家“可持续发展”的权益,另一方面欧盟不想完全承担发展中国家减排的责任,因为全球气候变暖削弱了消除贫穷和饥饿已取得的成果。欧洲的提议以急剧减少发达国家温室气体排放量为目标。对于发展中国家,则以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增长速度为首要任务。

尽管印度是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然而它的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实际上远远小于美国和经合组织国家。因此印度拒绝被视为一个“主要”排放者,尽管印度人口众多,但是其温室气体排放量仅仅是全球总和的4%。这一点上,印度拥有和中国非常相似的立场,强调了其社会发展的需要,认为发达国家率先实现大幅度减排,同时履行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的承诺。

为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做准备,非洲国家针对于气候变化的立场已经于“第一次非洲国家元首和政府气候变化(CAHOSCC)和非洲首席气候变化专家大会”上形成。会议的宣言认为非洲是全球气候变暖无辜的受害者,作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小的地方,然而却严重遭受到气候变暖的影响。因此非洲各国要求公平的赔偿,用来弥补气候变暖对环境、社会和经济造成的巨大损失。他们要求对发展中国家的财政支持应该在2020年达到670亿欧元,以便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他们同时要求发达国家202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水平上减少40%2050年需要达到80%90%的减排量。非洲各国并没有为制定具有约束力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注入太多精力,而更重视可持续发展所需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以应付气候变化的影响。同时,非洲也不愿把这些款项作为援助,而应当做为法律赔偿。这种需求被接受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发达国家深感到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行动上的压力,在哥本哈根峰会上制定具有约束力的减排目标似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他们会把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和技术支持视为适当的、及时的反应。

谁为“污染外包”埋单

显而易见,以上各国立场的多样性表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立场严重不同。全球化一直受到积极开发新市场或为了降低生产成本而到发展中国家开办工厂的企业家欢迎。问题是我们是否具备足够社会环境责任心把保护大气看成是全球问题,每一个国家能否完全承担由于跨国经济活动造成本国温室气体排放增加的责任?

当中国改革开发后,许多国家将不利于环境的、高排放强度的生产企业搬迁到了中国,这似乎对两个国家都有好处。世界享受着便宜的商品,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对于那些本国环境标准和环境需求成本比较高的国家把生产搬迁到中国是一个十分便利的方式,而且这种方式也越来越多的被采用。当把这些因素列入考虑范围内,单纯地从一个国家的排放水平来考虑温室气体排放显然不具备说服力。温室气体的排放是否应该由生产商品的地点来还是消费产品的地方决定?该由谁为温室气体排放负责?是生产者还是消费者?事实上两者都需要在某种程度上承担责任,但是许多发达国家显然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针对经济全球化及随后产生的污染产业转移、落后污染技术转移,为新兴国家的减排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中国庞大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一部分是为西方制造商品的结果,这种现象相当于污染外包,尽管中国为西方制造产品导致排放增加,但发达国家没有承担转移部分污染的意识。

综上所述,经济全球化如果通过不同国家在环境政策上的差异而由市场自由调节分工,对环境问题非常不利,生产会自发的向环境约束低的区域流动,而且市场并没有使环保技术向主要产品生产区域转移的动力。同样,在经济全球化的框架下,污染的责任全部由生产者来承担也是不公平的,由最终消费者和生产者共同负责产品生产过程中的二氧化碳排放污染更符合逻辑。新兴国家提供了原材料、劳动力,为发达国家进行消费品的生产,由此产生的污染如果还要向发达国家支付碳排放费用,必将进一步恶化新兴国家的生存环境,加重新兴国家解决贫穷问题的负担。其实,人类只有一个大气层,“欲变其世,先变其身”,当前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各国负起责任,各国政府应该敦促本国企业担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